Tomorrow's Challenges
Ref: TC006-19-cn

Article


谷歌和脸书:他们应该被拆分的真正原因是中国

垄断不利于创新,打破垄断将助力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

曾几何时,我们的互联网就像美国历史上的西部经济:不受监管,机会巨大,没有大公司涉足。万维网是新生事物,网络空间上充斥着大多无用信息。Kate Delhagen(1997年马萨诸塞州剑桥Forrester Research的研究分析师)说:“如果你用一个非常好的搜索引擎搜索一个条目,那么大多数情况下你很可能得到不相关的结果。”

就像19世纪早期的石油工业一样,早期互联网行业的参与者鱼龙混杂,寿命较短。AOL、Netscape、Myspace和ICQ一度都是家喻户晓的社交工具,但转眼间似乎就消失了。那时人们普遍认为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会使得任何竞争优势成为“昙花一现”。变快、变敏捷、变大的需求反而是一种负担。这种固执的看法蒙蔽了公众的眼睛,他们看不到搜索引擎(谷歌)、书商(亚马逊)和社交网站(脸书)的缓慢增长。

如今,这些垄断公司控制了互联网,正如19世纪晚期美国经济开始被石油、钢铁和烟草行业的单一参与者所控制一样。一如当年,社会要求拆分这些大公司,目的是为保护消费者和其他企业免受其影响。然而,美国经济还面临着另外一个威胁,那就是来自中国的竞争。这为拆分那些不在第一轮大规模反垄断浪潮名单中的科技巨头提供了一个更紧迫的理由。

美国技术领域上一次面临这样的威胁是在20世纪80年代,当时诸如Westinghouse、Fairchild和RCA等大公司日益受到日本对手的打压。

但并非是这些受重创的巨头发起了反击并恢复美国经济,而是硅谷的下一代企业家帮助美国在信息时代夺回了领导地位。

这次,日本未能破局,因为日本的银行体系和政策法规历来偏爱大公司。索尼、东芝、夏普和其他许多公司都曾具有颠覆性。但日本太过于依赖某一代成功的公司,依赖少数大公司的经济体本质是把一个国家的未来交付在几个首席执行官的手上。而普遍的是,大公司的转型只有一次。

著名物理学家Geoffrey West曾观察到,如果一个城市呈现出超线性增长,则表明该城市在变大,每个人的生产力都会提高。然而,公司呈现的趋势却与之相反。公司几乎总是被排斥创造力和创新的官僚体制和行政机构扼杀。因为在一家公司里,“必须有人来处理税收、账单、地板清洁、大楼维护以及其他所有事务。”

这就是为什么1911年标准石油公司分裂成Exxon、Mobil、Chevron和其他衍生公司后,标准石油公司的价值在一年内翻了一番,还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增加了五倍的原因。和标准石油公司解体前的情形一样,每个互联网巨头的创新能力都为其规模所累。

随着数字应用扩展至交通、航空、医疗和能源领域,互联网不再仅仅由美国主导。中国,正在引领人工智能、高级机器人和电子商务这些特定领域。

中国创新

我在2018年访问中国深圳时,电信巨头华为的一名经理告诉我,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基础设施将很快数字化,华为将在此覆盖5G网络。这将解决使用该网络的计算机的诸多速度问题和延迟问题,从而大大降低所需的计算能力,例如无人驾驶汽车所需的计算能力。这种计算能力可以通过下一代网络系统转移至城市的基础设施上。

这是一个全新愿景,与英特尔在加州的愿景大相径庭,后者希望通过开发更强大的微芯片安装在汽车上来主导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市场。华为关于车联网的想法将直接影响英特尔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实施的战略。

这类例子说明了美国迫切需要发动下一波颠覆的原因。谷歌可能会展示自己的登月雄心,但其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尚未获得商业吸引力。苹果可能会搬出自己的技术实力,但其收入在下降,在中国越来越不受待见。脸书可能会将虚拟现实作为下一个用户界面,但其甚至无法摆脱推送虚假新闻的困境。互联网巨头的创新速度是有上限的。

一些观察者认为,可采用的解决方案是开启另一波开源软件浪潮,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或改造这些软件,从而恢复互联网昔日的纯真和活力。但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智能设备的竞赛中,中国正成为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美国需要制定更强有力的措施来重振其创新能力。如果说以史为鉴,那么是时候拆分这些巨头了。

本文章最初发表在《对话》

Howard Yu《跨越:如何在一切都可以复制的世界中茁壮成长》的作者(公共事务类,2018年6月),IMD 的LEGO管理与创新教授。2015年,Yu被Poets&Quants评为40岁以下的40名最佳教授之一。他还入围了2017年Thinkers50创新奖,并在2018年被列入Thinkers50雷达名单的上最有可能对未来组织的管理和领导方式产生深远影响 30位管理思想家。Yu在哈佛商学院获得了管理学博士学位。

Keep readin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