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rrow's Challenges
Ref: TC039-19-cn

Article



华为:西方的担忧是多余的,从长远来看可能适得其反

排斥华为将限制西方获得最先进的新技术

西方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渗透其技术基础设施的充满担忧,究其源头是出于对中国崛起的恐慌。由英语国家组成的共享情报机构“五眼联盟”中的三个国家(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勒令他们当地的公司禁用华为技术来建立5G网络。英国和加拿大也面临着仿效其做法的压力

但这些担忧中有许多是多余的,从长远来看,排斥华为可能适得其反。这不仅会限制西方获得最先进的新技术,还会造成一个沿着技术路线分裂的世界。

但如果您能换个角度了解整件事,您会对华为产生截然不同的印象。许多担忧都是基于这样一种想法,即该公司与中国政府紧密相连,并指称其创始人任正非有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师的背景。然而任正非仅持有华为约1.4%的股份,其余股份由华为8万多名员工持有。华为是一家民营公司,而不是国有企业。

有些人说华为实施了系统性知识产权盗窃。然而,其竞争对手诺基亚和爱立信却迟迟未能发布像华为产品那样先进的电信设备,英国电信网络BT表示,华为是“唯一一家真正的5G供应商”。

您可能关注的另一种情况是:华为如何在非洲电信设备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过去十年间,移动电话服务在非洲大陆上创造了经济奇迹。尽管面临许多不利条件,华为一直是这一基础设施的主要提供商

但目前来看,华为没有因其在非洲的业务行为而受到审查。关注焦点在于华为如何在欧洲申请了最多的专利,其研究经费超过了竞争对手思科。诺基亚或爱立信一半的收入来自中国以外的国家,其收入是思科的两倍,远高于IBM。这就是华为,这就是西方政府和许多媒体强烈挤兑的公司。

与朋友保持密切联系……

当华盛顿官员谈到禁止华为进入美国市场,或禁止高通和英特尔等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重要性时,他们甚至谈论一些更难提倡的事情,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那就是断绝与中国的联系 - 因为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断绝联系是不可能的。几乎每个人,每家企业,包括思科在内,都不可能做到断绝与中国的联系。爱立信和诺基亚都是在中国制造电信设备。

西方国家断绝与华为的联系所要面临的真正风险是无法摸清他们最害怕的实体的底细。在电信行业,如果像BT、Verizon和AT&T这样的服务提供商需要从华为购买设备,并不像在亚马逊上购买一本书那么简单。如果要成为英国电信的供应商,需要通过大量测试

为了测试华为的资质,BT带领了一支庞大团队突然造访华为深圳总部进行数轮测试。BT随后从华为值勤名单中挑选了一些人员,并使用自己的翻译人员对他们进行了独立采访。BT的标准要求如此之高,以至于华为董事长不得不设立一个独立的BT支持部门,直接向BT汇报,然后聘请美国咨询公司Mercer制定新的管理结构。

不同的技术进程

当我去年访问中国深圳时,当地的管理人员告诉我,深圳的大部分基础设施都将数字化,华为将使用5G网络使数字化辐射全市。使用5G网络将减少计算机的速度问题和延迟问题。

这也说明像无人驾驶汽车这样的新技术将需要少得多的计算机能力来运行,由此可将必要的计算能力简单地转移至城市基础设施上。这是一个激进的观点。它与英特尔截然不同,后者希望主宰新的传输市场。随着自动驾驶的兴起,车辆将成为车轮上的计算机,需要更强大的微芯片,这也是英特尔的优势所在。

华为对车联网有着不同的想法,它使用自己的技术,绕过了对第三方供应商制造芯片的需求。这将直接损害英特尔针对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所制定的战略。

这就是排斥华为的最大风险:它不仅将加速推进中国的技术进程,还将加速推动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的技术进程。逻辑很简单。如果一个贫穷的国家没有能力建立自己的数据网络,或者不信任西方的干预,则它会对那些以低成本帮助铺设管道的援助者心怀忠诚感。

因此,排斥华为不会妨碍中国在5G和AI领域的主导地位,这对美国安全鹰派来说是一个噩梦。排斥华为只会降低对新兴技术独裁集团增长的监控能力,更不用说影响力了。如果说冷战教会了我们什么的话,那就是以一定程度的开放心态接纳对手永远是抵御灾难性后果的最好方法。

 

Howard Yu《跨越:如何在一切都可以复制的世界中茁壮成长》的作者公共事务类20186),IMD LEGO管理与创新教授。2015年,YuPoets&Quants评为40岁以下的40名最佳教授之一。他还入围了2017Thinkers50创新奖,并在2018年出现在Thinkers50雷达名单入围了30位管理思想家的称号,最有可能对未来组织的管理和领导方式产生深远影响。Yu在哈佛商学院获得了管理学博士学位。

本文章最初发表在《对话》

Keep reading

Back to top